不紧张、不匆忙,好文章如同散步 Going Easy and in No Hurry, a Good Article Is Like a Walk

in hive-180932 •  last month 

Gr7.jpg

当尼克松来到北京终于见到毛主席时,他急于要商谈“中美联合公报”的内容,他的心情可以说是急不可待。可毛主席并不着急,似乎对“联合公报”的事情漫不经心,他要同尼克松谈论哲学问题,公报的事跟周恩来谈。

“中美联合公报”发表后,人们才发现,主席与尼克松谈论的哲学问题早已为公报中的具体内容划定了框架。也就是说,公报中的内容都可以在主席的那次哲学谈话中找到依据。

曾有一位记者采访一位老牌政治家,记者准备从政治家的谈话中捕捉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,哪怕是蛛丝马迹也好。政治家侃侃而谈,谈兴大发地谈了近两个小时,最后似乎还言犹未尽。记者欣喜若狂,可待其回去整理完政治家的访谈后,发现竟没有一点其认为可用的而有价值的东西。

无论是尼克松还是那位记者,都急于得到某种东西以到达自己的目的,表现出来的形式便是直奔主题。正如同写文章,一开始便奔着主题而去,这样写出来的文章没有味道,也不吸引人,觉得有点做作、牵强甚至如同嚼蜡。主席同那位政治家采取的是迂回战术,在绕着一个大圈子,绕来绕去都没有忘掉主题,都却不会直奔而去。

我曾写过“写作如猛兽捕食”的帖子,猛兽捕食都是匍匐悄悄前行,盯着猎物但不会直接扑去。猛兽在等待着时机,时机不到,直奔而去,定会扑空失败的。

北大教授孔庆东的《金庸者谁:北大金庸研究课堂实录》中,有一篇文章——《如何通过三两个桥段分别出金庸和古龙?》,看后令我折服。

金庸和古龙都是武侠小说大师,想不到被北大孔庆东区别得如此精辟、透彻。金庸的小说就是让你一路欣赏,他对故事的叙述、对这个世界都充满了自信,他不着急,他慢慢地欣赏过程,只要他愿意,他可以永远写下去。可是古龙好像就比较着急,古龙要直奔结果,尽管前边做了很多的铺垫。

为何这样呢?因为金庸在现实生活中是个成功者,尽管这种成功来的也不容易;古龙自幼缺少爱,缺少温暖,他有一颗受伤的心。所以,有人批判古龙小说充满了血腥的打打杀杀,而金庸的小说却引人入胜,让人爱不释手。

我们可以这样说,金庸是在散步,他可以随时随地地写,也可以停下来,故事情节也是这样,都不影响最后的传奇色彩。可古龙是在赶路,行色匆匆,他有自己的目的地。他不能等,他要奔着主题而去,他要让这故事尽快与读者见面。

其实,不只是写文章,很多事情也是一样。不紧张、不匆忙,才能做好事情、写好文章。

不管风吹浪打,胜似闲庭信步。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望天空云卷云舒。好文章就是这样的境界!

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.
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,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