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录罪恶的小提琴,一部爱的忏悔史

in hive-180932 •  3 months ago 

3104747.jpg

小说的开头写道“直到昨晚走在巴卡尔卡区湿淋淋的马路上,我才知道生在那样的家庭是不可原谅的过错。”而主人公的忏悔,都是因为生在一个错误的家庭当中。

这是我第四次下决心读完这本书,之前三次因为实在嚼不动而放弃,直到这次坚持读到最后,虽然还是一知半解,却体会到了一种直击心灵的韵味。

一把小提琴,穿越几个世纪记录了它看到的所有的罪恶。从17世纪那个最好的寻木人穆雷达杀了人逃走开始,罪恶就像疫病一样开始在时间和空间里传染。穆雷达在逃亡过程中发现了上好的红衫木,可以用来制作小提琴,他联合一群修士把红衫木卖给制琴人,而有名的维亚尔花了很多心血做好琴以后,却发现舅舅一直在利用自己,杀了舅舅带着溅上血的小提琴逃走,这把小提琴辗转到了集中营一个妇人的手上,被集中营的军官抢走,然后落入故事主角阿德里亚父亲的手里,最后又被心怀恶意的人从阿德里亚手里骗走。

从有记忆开始,阿德里亚就是家里被炫耀的物品,父亲希望他可以学习多国语言,母亲希望他成为小提琴家,从来没有人关心阿德里亚想成为什么样的人。在一个从来没有被爱的家庭里长大的他,却疯狂的爱上了一个犹太女孩萨拉。而《我忏悔》这本书就是阿德里亚晚年时期写给挚爱的一封忏悔信。

父母用自认为为孩子好的方式干扰孩子的一切,这导致阿德里亚和萨拉分开了几十年的时间,直到母亲去世,一直照顾他的仆人小洛拉才告诉阿德里亚真相。

也许不知道真相的活着会更幸福一点。在萨拉死后,阿德里亚去找萨拉的哥哥才知道,为什么萨拉跟他在一起生活的这几年总是充满忧伤,而且拒绝谈论萨拉离开时阿德里亚的母亲对她母亲所说的话。阿德里亚的父亲在收集文献时曾经逼死过萨拉的一个叔叔,而阿德里亚父亲的死,也是萨拉他们家族的报复,在这样一个交织的仇恨中,萨拉愿意与阿德里亚一起生活,真的是爱吧!

当知道一切真相后的阿德里亚在垂暮之际写下这样的忏悔信,书中多次强调过“生在这样的家庭,拥有这样的父亲,真的不是我的错。”但是阿德里亚还是愿意为此而忏悔。

从小照顾阿德里亚的小洛拉更像他的母亲,从书的开头到结尾,小洛拉的名字一直都有被提及,虽然小洛拉因为生病死了很多年,虽然换了仆人也很多年。就像参与自己一生的好友贝尔纳特一样,也是从书的开始陪伴到书的最后,也在陪伴着阿德里亚的一生。

这本书之所以难读是因为作者在时间和空间转换之间完全没有缝隙,当你正沉浸在作者描述的一个事件里时,下一句话就切换到了其他历史时间,然后在你刚要有点头绪时在忽然切换回来,如果大脑不能及时转换,很容易就会被作者搞宕机。

一个历经700年的故事,随着小提琴的丢失逐渐走向终点。只有读完全书,才会发现作者的各个故事线开始汇集,最后成为这把小提琴的经历,成为罪恶的发展史。

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.
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,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