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腕的强权,女皇的温柔,情之所至,佳句天成

in hive-180932 •  2 months ago 

中国历史上最强势的女人,莫过于吕后、武则天和慈禧。

吕后生在汉朝,彼此还没有格律严格的近体诗。

隋唐起,产生了格律严谨的律诗、绝句,到了宋朝又出现了长短句形式的词……

吕后没有给我留下诗作,但是另两位铁腕女性,却都有诗句留下,其中慈禧的一句诗,还成为现代我们经常使用的名句。

吕后

武则天


武则天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称帝的女性。

相传,唐太宗在位时,得一匹烈马,无人能够驯服。当时还是唐太宗才人的武媚娘,自告奋勇驯服烈马。而她的办法是用鞭子抽、用棍子敲甚至杀死它。太宗感慨一名少女竟如此残忍。

传说唐高宗在位时,为了与当时的皇帝争宠,武则天亲手掐死了自己的女儿,然后栽赃给当时的皇后。

武则天还是皇后时,就参与国家治理。成为太后以后,她更是把持朝政。为了镇压民众的议论,她甚至设立了专门的告密机关,任何人听到有人说她的坏话都可以去告密。当时,形成了很多残忍的审讯手段。很多人在酷刑的折磨之下、屈打成招。“请君入瓮”就是产生在那个时代。这个成语中的刑法是把一个人放在一个大罐里,然后用火烧罐子,直到对方招认。一时间,武则天统计之下的朝堂,恐怖非常。

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治,武则天大开杀戒,甚至因为种种原因连自己的儿子也被她杀死。

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杀人如麻的武则天,也给我们留下了一首温柔如水的绝句:

如意娘
看朱成碧思纷纷,憔悴支离为忆君。
不信比来长下泪,开箱验取石榴裙。

这首诗写于武则天在感业寺出家之时,描述了她对高宗李治的思念之情。

大意是,我想你想得已经把红色当成绿色了,容颜也憔悴了,精神也恍惚了。想念你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,不信你看看我箱子里的沾满泪痕的石榴裙。

武则天这首诗,可以说在语言上没有太多亮点。但是章法却很有逻辑。起句写自己把红色看成了绿色,承句则进一步概括了自己思念的状态。转句很直白说如果你不相信我终日流泪,合句说你来看看我的石榴裙都满是泪痕。

正是这样的章法,很清晰地表达了一个女子对爱人的思念。没有任何华丽的辞藻,通篇都很直白。简直可以概括成:我想你想到入迷,我想你想到生病,我想你终日流泪,请你一定要相信我!

石榴裙


这里有一个细节,石榴裙。

石榴裙不是说这个裙子的外形像石榴,而是说它的颜色像石榴一样鲜红。

武则天此时在感兴寺的身份是尼姑,是个出家人。按理说,她是不应该穿石榴裙的。但是显然,她是穿着石榴裙在修行的。

所以,武则天被高宗接回宫,这件事是应该是早就定下来的。所以,一方面,武则天未必非要写诗来讨好高宗,毕竟写诗也不是她最擅长的;另一方面,因为武则天进宫是定下来的,她也未必如此忧伤。

所以,此时武则天的心情是比较复杂的。一方面,女人的青春有限,如果不能早日进宫,等到年老色衰,恐怕难得圣眷;另一方面,武则天此时应该是对李治有感情的。毕竟,当时的武则天只有二十几岁,正是女性荷尔蒙最蓬勃的岁月。

所以,武则天此诗思有夸张成分,但是她对李治的思念之情,是真实的。否则,当我们想描述想念的时候,我们会说我们为相思憔悴,睡不着这样的话,却没法想到看朱成碧这样的画面,更不能这样直白地让人验取石榴裙。

武则天

除了吕后和武则天,慈禧太后虽然没有称帝,但同样是满清的实际掌权人。她的政权统治了中国近半个世界。

慈禧的罪状可以说是罄竹难书。

慈禧在位期间,镇压太平天国、反对洋务运动、杀害戊戌六君子……

《北京条约》、《马关条约》、《辛丑条约》……

为了持续她的统治,多少冤魂死在她的政权之下,中华民族因她受到多少屈辱,中国社会进步又受到多少阻滞。

戊戌变法失败以后,光绪帝遭受慈禧的幽禁,从此失去自由。而慈禧临死前,先杀死了光绪帝,当时光绪帝只有38岁。

中国甲午战争,北洋水师在海上与日本海军浴血奋战,全体将士以身殉国。而此时的北京城,大小官员正在忙着筹备慈禧的60大寿。

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罪恶滔天、爱权专制的她,为我们留了一诗名句——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世间爹妈情最真,泪血溶入儿女身。
殚竭心力终为子,可怜天下父母心!

如果说武则天的《如意娘》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,那慈禧的这首诗,简直是大白话,甚至说她毫无诗意也不算太过分。

世间爹妈情最真,基本上受过9年义务教育的同学都能写出这样的句子。

泪血溶入儿女身,这句还有点味道,父母操心的眼泪和心血都流进了儿女的身体里。

殚竭心力终为子,父母一生耗尽心力都是为了子女。

可怜天下父母心,直抒了对父母的感动、感谢和深爱。

古代“怜”字,不是只有现在的怜悯、同情之意。古代喜欢称之为“爱”,而爱的时候往往说“怜”。杨万里“树阴照水爱晴柔”,是喜欢晴天的温柔,欧阳修“尝爱西湖春色早”,是喜欢西湖的春色来得早。长恨歌“可怜光彩生门户”,是可爱之意。白居易“可怜九月初三夜,露似真珠月似弓”,最可爱的是九月初三的夜晚。

慈禧“可怜”二字饱含着丰富的感情。

这首诗写于慈禧母亲70大寿,而慈禧作为宫中女子,不能擅自出宫,且有政事繁忙,未能亲自为母亲祝寿,故作此诗。

“可怜”二字,既有对父母辛苦一生的怜惜之情,也有对父母的爱意,同时也表达了自己对亲恩的感谢和一丝愧疚。

武则天和慈禧,都是身上毫无半分妇人之仁的角色。但是在她们铁腕之下,同样有一颗温柔则感性的内心。武则天对李治怀有深深的思念,慈禧对父母抱有感激之爱。所以,尽管不擅写诗的她们,也能留下让我们感动的句子。

当然,如果慈禧能够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真正的可怜天下、而非自己的父母之心,中国的历史也许会改写。

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.
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,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!